特朗普与华对抗或成定局 中国继续误判将有巨大风险

2018/4/8 9:48:33文章来源:SUV大师编辑:王小夕浏览:
“特朗普革命”的实质  基辛格说,“当下世界各国都在日以继夜研究特朗普”。的确,关于特朗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他的政治性格如何?政治智慧如何?政治能力如何?

“特朗普革命”的实质


  基辛格说,“当下世界各国都在日以继夜研究特朗普”。的确,关于特朗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他的政治性格如何?政治智慧如何?政治能力如何?对于这些问题,各国政府都希望尽早得出结论,以应对他即将开始的总统任期。

其实应该看到,特朗普并不只是单独的个人,而是一个新兴社会运动的领袖,他的竞选和当选,都是美国这场社会运动的外在表现,通过深入解读这场运动的内涵,探究为什么会发生这场运动、这场运动的胜利代表了什么等内在问题,远比那些不着四六的性格分析,更有价值。

  首先,从特朗普的竞选和胜选,可以归纳出以下几点:

  这场运动超出了美国两党政治的传统框架。特朗普自始至终也未得到共和党的充分背书,他的竞选之路也没有被完全纳入传统的两党竞争轨道,因此“特朗普运动”可以视为是对于美国主流政治模式的一次颠覆。


  这场运动因为特朗普鲜明的反“政治正确”立场而赢得了民意基础,特朗普言论非常出格、极端并超越“政治正确”规范,反而争取到更高的支持率,因此“特朗普运动”也可以视为是对于美国主流政治路线的一次颠覆。

  这场运动遭到包括了美国政界、学界、媒体界、文化界各路精英人士的协力打压,但最后的计票结果让大多数精英跌破眼镜,建制派第一次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局面的能力,因此“特朗普运动”也可以视为是对于美国主流政治结构的一次颠覆。

  这三点解读并不新鲜,大多数人都看到了,但为什么还会认为这不是真正的革命,还会认为万变不离其宗,还会认为特朗普上台之后大的格局、大的框架不会发生多少改变呢?到底是什么让人们如此不敏感,如此想当然的呢?

  要知道,所谓美国的主流政治模式,即一种在政治精英的操纵之下、以两大党候选人竞争性选举为表面形式、两大党精英集团轮流执政为实质内容的、半内部的政治游戏,至迟从二战后美国逐步实现完全普选就连续运行到现在,而这一次却遭到了颠覆,即将改变!

  所谓美国的主流政治路线,即一种基于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、以自由、民主、人权为旗帜的、在大到维持全球秩序、小到美国社会控制的各个领域内无所不包且长盛不衰的“政治正确”规则,至迟从二战中《大西洋宪章》开始就逐步建立并完善,这一次也遭到了颠覆,即将改变!

  所谓美国的主流政治结构,即一种围绕着美国主流政治路线和主流政治模式而逐渐形成的、集合了从政治经济到学术文化各个领域精英的、位于美国社会金字塔顶层的一个无形建制,至迟从二战前美国从大萧条中恢复过来开始就长久稳固到现在,这一次也遭到了颠覆,即将改变!

  因此,特朗普革命甚至不仅仅是要终结美国的“新自由主义革命”,甚至还要终结美国自二战至今的理想主义路线,或称基于理想主义的全球化。因为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今的“新自由主义革命”其实只是美国更长时间的理想主义全球化的一种表现形式,而后者才是美国的一个根本。

  所谓“美国世纪”正是在二战中建立起来的,面对当时遭到战争极大毁灭和破坏的世界,美国人形成了一种关于美国与世界之关系的世界观:美国的繁荣成就了美国的世界霸权,美国的世界霸权服务于美国的繁荣。从此以后,美国为了清除对它的繁荣和繁荣事业的威胁,开始实行一种理想主义路线:充满自信并自认为善良,试图以自认为是正义而且明智的做法来领导世界、服务世界。

  归根结底,特朗普革命所针对的其实就是这条理想主义路线。因为在一个仍然以现实主义和地缘政治为主流的世界里,任何理想主义路线都将伴随破产的危险。美国在其理想主义道路上所取得每一项成就——协助了欧洲和日本的战后重建、维系了“泛美利坚和平”、推动了第三世界的非殖民化、塑造了全球资本主义体系、主导了冷战后的全球化、建立了全球自由贸易体系——无不代价巨大,而且还衍生出预料之外的结果。特朗普凭着他商人的精明,算出了美国理想主义全球化的资产负债表,得出了这条路线已经破产、无力为继的悲观结论。

他现在就是要把美国从这条不归路上拉回来,他要进行一场“理想主义全球化革命的反革命”,这就是特朗普革命的实质。



中国是“特朗普革命”的头号目标


  中国在改革开放前很长时间都是“反霸”路线,反帝反修,独立自主。改革开放后,路线大转变,开始“与国际接轨”,逐步进入了由美国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和全球自由贸易体系,成为了全球化的一部分。

  这就意味着,中国是在美国理想主义全球化的“后半场”进场的,几乎与“新自由主义革命”的进程同步,对于美国的认识,自然会受到“新自由主义革命”的强烈影响。

  这也就导致了中国政界和学界的很多人会误认为美国就是这个样子,其主流的政治一直就是如此,将来也不会改变,并由此得出推论: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是稳固的,无论谁上台,终究改变不了美国一如既往的主流政治模式、政治路线和政治结构,所以也不会严重偏离中美关系一如既往的轨道。

  “特蔡电话”事件之后,国内的主流评论基本上就是这个调子。例如某著名报纸的社评非常肯定地说:特朗普不想针对国际关系大动干戈,更希望集中精力在“重建美国”上。

  媒体随便说说无妨,如果中国政府内部也当真如此认为,就是一个严重误区,就是没有理解“特朗普革命”到底针对的是什么。

“这不是选举,这是革命”

  如前所述,特朗普认定美国二战以来的理想主义全球化已不可持续,总“资产负债表”已经资不抵债。在这个指导思想之下,他的所谓“重建美国”并不意味着放弃国际关系,回过身去埋头于美国国内的经济复苏和基础设施重建,恰恰相反,他实际上是要重新打破既定国际关系,把美国透支自己服务全球的理想主义全球化,转变为牺牲他国服务美国的利己主义全球化。

  所以,根本不存在国际关系vs“重建美国”这个二分法,更谈不上什么新的孤立主义。现实明摆着:美国早已经债台高筑,特朗普又要大幅度减税,“重建美国”所需的天文数字的钱从哪里来?除了让全世界倒过来补贴美国,他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?



(作者:文扬,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、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)


关注微信号:12缸汽车(kf12gang)看更多猛文。

九哥财经
12缸会员
作者的其他文章
我要评论
(温馨提示:登陆后才可以发表留言,您要先登录。)发表评论
>> 更多评论0
大家都爱看
相关阅读

微信扫一扫12缸
超过百万粉丝在关注